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恩施剿匪记

2018-5-29 11:51| 发布者: 望月高歌| 查看: 686| 评论: 0|原作者: 殷海 |来自: 原创

摘要: 解放前期,蒋介石在西南面临崩溃的前期,一面组织正面抵抗,一面开设“游击干部”训练班,派遣大量特务发展西南地区土特武装,匪情为全国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解放军某部三连的战士周吉山的带领下,随解放大军进军鄂西 ...


第一章  天险娃娃寨
轰隆隆.....。一串连环的迫击炮声在突然宁静的山谷中炸响,随后又是一连声的冲锋枪的哒哒声。把这山谷中的鸟儿和各种动物惊的都跑出了山林,睁着惊恐的眼睛注视着那林外所发生的事情。  只见远处一群群的国民党的士兵追逐着大小军用汽车,仓惶地奔跑在这山谷的公路上。此时,在一辆军用吉普车里,国民党华中剿总副总司令兼十四兵团司令宋希廉坐在吉普车里对其手下一个一二四军军长命令道:“黄军长,这解放军追的也太厉害了,你们军的部队要在这里阻击共军一下,免得他们追的老子象兔子似地跑个不停。”随后又问道:“这地方叫什么名字?”124军60师的一个师长答道:“司令,这地方叫绿葱坡,有一险要的地方叫娃娃寨,可以阻击共军的追击。”宋希廉说:“好!你派你部的人去抢占娃娃寨。”正说着,一个谍报员跑来报告:“报告司令,电报!”宋希濂不耐烦的咕隆道:“这时候了还来什么电报!”他从谍报员手中抓起电报一看,只见电报上写道:“命令你部迅速按计划撤往湖南和我部会合,不得有误,白崇喜。”宋希濂见了不由骂道:“什么狗屁命令,我难于执行!”接着又对谍报员命令道:“你去给白长官发个电报,说我是在执行蒋总裁的命令,向四川撤退。”说完一溜烟向四川方向逃去。  娃娃寨地处绿葱坡镇与野三关镇交界处的北界村海拔1670米,且山势陡峭,四周悬崖峭壁仅有一条“之”字形小道盘旋上山。座落在村子的南端。此时,国民党军一个团的人来到娃娃寨,赶走了寨里的村民,构筑起大小暗堡和各种工事,做好了妄图阻止人民解放军从此进军大西南的准备。敌团长得意的对手下的官兵说:“这地方居高临下,易守难攻,够共军喝一壶的了!”  敌人刚刚修好工事,解放军就赶到了。他们是湖北军区独立二师,正在向以恩施为中心目标的鄂西南进军。他们一路上势如破竹,风卷残云,敌军残余闻风丧胆,节节败退,他们刚走到娃娃寨的山脚下时,就遇到了敌人的疯狂阻击。  在刘邓大军的统一部署下,作为西南战役的一部份,以独二师为前锋的战斗,就在此地打响了。昨日,师部机要处接到军区急电,电文说:“定烈、人林:据我军侦察员报告,困守鄂西南之敌有逃跑的迹象,命令你师立即出发,迅速攻下通向恩施门户娃娃寨,向鄂西南进军!”当天晚上,师部党委立即开会部署,研究作战方案。30日下午,部队即从天岩坪为起点发起总攻,只奔巴东县以南的娃娃寨。娃娃寨是通向恩施的门户,  敌人虽然不多,但易守难攻,敌人企图利用这道天险难关,阻挡解放军前进。打恩施之前先得打下娃娃寨,娃娃寨那边就是恩施。山顶是永备性工事,山腰很多暗堡,山脚下一条10米多宽的河,绕山而过。  解放军几次冲锋都没能攻上去,敌人的火力把解放军压向沟底的一个峡谷地带,并置于炮火威胁之下,情况十分危机。正在这时,师长王定烈和政委李人林赶到前线。王定烈师长叫警卫人员拿出地图放在地下看了一下,然后用望远镜向山上观察了一下地形,说“山路崎岖,无路可寻!”他转过身来对作战参谋说:“快去找个向导来!”作战参谋心想:“山上连个人影也没有,这个时候到哪儿去找向导?”正在为难时,忽然听到有人喊:“向导来了!向导来了!”大家抬头一看,原来是四团三连的连长周吉山领着一个向导走来。王定烈喜出望外,询问了一下向导山上的情况后,即召集团以上的干部开战地会议,研究作战方案。在会上,他说:“今天一定要打下天险娃娃寨,解放鄂西南人民!”他重新布置了战斗部署,当时决定由八团担任主攻其他部队南北佯攻。  于是,山下的炮兵架好了迫击炮“咚咚咚”地一阵响了起来,一颗颗炮弹在敌人的阵地上爆炸开来,冲起一团团火光和烟雾。在炮火的掩护下战士们不顾危险,冒着敌人的火力封锁,向山上发起了猛攻。  战士们呐喊着:“解放大西南、活捉宋希廉”的口号朝山上冲去。攻克娃娃寨战斗进行的异常激烈。这时,周吉山把袖子一挽,拔出枪来,带着战士们首先向山上冲锋。只听周吉山一声令下:“给我狠狠地打!”连指导员高德峰和三排长李文龙带的那个排,三挺机枪也猛烈地扫射起来,周吉山带领战士们冲向敌人的阵地。  在周吉山的带领下,连队的战士们冒着敌人的炮火,向敌人发起猛攻。一班长张飞端起机枪冲锋在前,一边猛烈射击,枪管都打得发了红,500多发子弹也打完了。当他正在为没有子弹发愁时,发现小沟边一个斗笠盖着一个东西,用脚踢开一看是子弹,便马上叫弹药手把箱子打开。张飞一看正好是机枪能用的子弹,真是高兴极了:“好你个宋希濂,还有心给我们送子弹,叫你不得好活。”  正当他装完子弹,一排长李文龙喊道:“小张,机枪掩护,准备冲锋!”张飞端起机枪猛地向敌人扫射,子弹向火龙一样飞向敌人。一边射击,一边往前冲。当他们们冲到寨子右边时,后面响起了冲锋号声,二三排的战士从右边,八九连的同志们从寨子左边发起了冲锋,大部队也在此时赶到,顿时“冲啊,杀啊,缴枪不杀的喊声和机枪声响起一片。经过艰苦激战,终于攻破敌人阵地,一举占领了娃娃寨一侧的阵地。  仅半个小时,敌人的前沿阵地全被解放军突破,据守在地堡里的敌人乱成一团,各自逃命。经过约一个小时的激烈的战斗,终于打下了天险娃娃寨,全歼了敌军700多人,敌团长企图化装钻山逃跑,结果也被周吉山的连队活捉。  周吉山带着他的连队跑来报到。师长王定烈和他握了握手,问了一下他们连队的情况后说:“周连长,现在分派一个新的任务,命令你们连作为先头部队抢先赶到龙凤坝,那里有敌人的一个警卫加强营,你们的任务就是阻断敌人的逃跑道路。然后再等待友邻部队前来,一起歼灭那里的敌人。”接着又问:“有什么问题吗?连长同志。”周吉山站直了身体,向师长敬了一个军礼,大声地回答道:“请首长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说完,带着他的连队向龙凤坝方向,疾驰而去。  打下娃娃寨后,大部队又继续前进,经巴东县的野山关、茅坪、到建始县城,解放县城后,然后直捣恩施。国民党在这一线虽然布置了重兵,但还是节节败退,溃不成军,真是兵败如山倒。  此时,部队的士气十分高涨,喊得最响亮的口号是“穷追猛打、解放全中国,解放大西南、活捉宋希廉。”  这时,师直机关尾随着战斗部队,伴着前方的枪炮声马不停蹄地勇往直前。虽然没有与敌人正面对峙,但已经体验到了战火硝烟的气氛。在行军途中常常要经过还没来得及打扫的战场上,横七竖八躺着敌人的尸体。刚参军的女兵们开始见到此情景时禁不住吓得惊叫,军医萧纪英也在这个部队里,她见到满是敌人尸体的场面,开始也有点紧张,但她毕竟是学医的,见过死人,都习以为常了。  为了适应快速前进,部队都尽量轻装,把不需要的用品全部扔掉,以减轻负担。萧纪英自从到了战斗部队,她的着装又增加了绑腿。打绑腿显得精神,走起路来有力量,也不怕沿途的荆棘。绑腿有两种打法,一种是人字形,比较单薄简单。还有一种是几乎上下一般粗,但要做到不紧不松恰到好处,太紧了影响血脉流通不畅,会感到不舒适,太松了又容易散架。行军的时候最怕绑腿散了,如果散了也只能胡乱地缠一下,显得很狼狈,待部队休息时再重新整理。  部队向前推进得很快,一天至少七、八十里。在恩施这崇山峻岭之中,萧纪英这才算领略到了什么叫“望山跑死马”“山上还有山”的味道了。眼看着一座山就在前面,其实差不多就是一天的路程。好不容易爬上一座山顶,以为就到了尽头,其实山上还有山。  师首长在作战前的动员大会上特别强调,他们这些从大城市里来的小青年不能掉队,只要跟上部队就是胜利。如果掉了队就可能是前方打胜仗而后方做俘虏。因为离开了大部队,若遇上了敌人的散兵游勇,那性命就难保了。所以萧纪英心里又多了几分紧张,时时牢记千万不能掉队。  恩施的天气一日几变,刚才还是天气明朗,万里无云,一会又下起雨来。行军路上最怕下雨,他们都没有雨具,雨把战士们的全身淋透。恩施的山路崎岖泥泞,很是难走。为了防滑,萧纪英用一根草绳从脚心往上一绑,另找一根竹竿支撑着身体。下雨的时候最怕下山,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因为上山的姿式身体的重心在前,两手还可以抓着树枝或岩石作爬行的动作,就是摔倒了也不怕。而下山时身体重心是向后的,稍不注意就失去平衡,摔个仰面朝天。他们这些从城市来的青年哪经历过这样的场面,许多人特别是女同志干脆坐在地上,就好像滑滑梯一样,借助屁股往下滑,逗得大家乐呵呵,到了宿营地,一个个都成了“泥猴”。  首长和地方上的专员等领导同志经常出现在他们的队伍里。师长王定烈很风趣地和他们打招呼:“啊!小知识分子,我参加长征时也是红小鬼,比你们还小哩!”还鼓励他们好好干,以后会有出息的,这使萧纪英很受鼓舞。  四团的医疗队每到宿营地的第一件大事,就是要想办法给战士们弄点热水来洗脚。因为脚上打了泡,先用热水把皮肤泡软,再用针尖把水泡(或血泡)刺破,要把水(或血)挤干净,再顺着针眼穿进一根头发,让水继续外溢,第二天水泡就消失了。若是遇到下雨天,还要烧一堆火,大家围在一起烘烤衣服,说说笑笑也忘了疲劳。  此时,在这大山丛林处一个二十七岁的青年军官正带着他的队伍行进在前往恩施的路上,他的连队属于四团一营三连,这次作为先头部队在前面开路,这时他们已远远地把大部队抛在了后面。只见他精悍俏爽,健美英俊,两条浓眉下一双大眼炯炯有神。周吉山是湖北人,1943年在家乡参加了新四军,由于在部队里作战勇敢不久入了党,后又提升为连长。1949年初冬,他随独二师四团率领自己的连队开赴恩施。行军路上,沿路上到处是国民党残兵丢下的武器装备。现在他的三连人马正在他的带领下,飞速行进在从建始到恩施的崇山峻岭之中。  走在队伍前面一个战士叫牛拄,小名叫柱子。他的家乡在华北平原,从小没见过这么高的山,看到这里的崇山峻岭、绿水清风不由一阵好奇。他转头问身边的一个军人道:“班长,你的家乡有这样大的山吗?”班长张飞,一米八几的个子,虎背熊腰,威风凛凛,肩扛一挺捷克式机关枪正在急步如飞的行进着。战士们都叫他猛张飞,他打起仗从来不怕死,经常是冲在队伍的最前面,听到牛拄问他就偏过脸回答道:“我们哪儿是东北山区,也有高山,但却没有这里险峻,也没有这里峻秀。”连队的通讯员田亮,今年刚满十八岁就参加了革命队伍。他看着这里险恶的山峰说道:“还是在我们江汉平原的家乡好,这山路可真难走啊!”这时在他们旁边的一排长李文龙对他们说:“所以上级首长说这里的土匪众多,就藏在这高山俊岭的深处,你们两个不要说话了,注意观察路边的敌情!”正在说着,司号员吹响了休息的号令,副连长高德峰命令大家就地在路边稍稍休息一会。
上一篇:思维陷阱下一篇:第二封情书

最新评论

文章推荐

第四封情书
第四封情书
第四封情书,你食言了,我没有等到你,等来了那场雪。我没有和你说再见,因为知道再见
第三封情书
第三封情书
第三封情书我在提醒自己,不要算计,收起得失算计的心,只因为你。
第二封情书
第二封情书
这是我为你写的第二封情书,你还记得那时候你在做什么吗
恩施剿匪记
恩施剿匪记
解放前期,蒋介石在西南面临崩溃的前期,一面组织正面抵抗,一面开设“游击干部”训练
思维陷阱
思维陷阱
婚姻家庭
婚恋节目的骂街式评判
婚恋节目的骂街式评判
婚姻家庭
【赤子散文】高塘塬上忆忠魂
【赤子散文】高塘塬上忆忠魂
高塘塬上忆忠魂 高明 渭南市洛惠渠管理局五月的高塘,群山巍
【曲艺】喜看洛惠展新颜(三句半)
【曲艺】喜看洛惠展新颜(三句半)
喜看洛惠展新颜(三句半) 高明 渭南市洛惠渠管理局锣鼓喧
【赤子散文】唯有安全可比天
【赤子散文】唯有安全可比天
安全实在是件大事儿。中国人敬天敬地敬父母,可见天在人们心中的地位和分量。安全与生
初见(小律)
初见(小律)
人生若只如初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