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小酒馆

2018-8-30 13:00| 发布者: 3033582835| 查看: 39| 评论: 0|原作者: ζ旧巷歌者长裙青黛色ー

摘要: 看着那盛开紫罗兰,就像一群天真的孩子。我的嘴角微微上扬,表面很平静,实则内心已大喊了一声:“紫洛兰,我回来了!” 推开那熟悉又苍老的门扉,“嘎吱”一声响,里面仅有的一个老人看了过来,不假思索地说:“这 ...
  看着那盛开紫罗兰,就像一群天真的孩子。我的嘴角微微上扬,表面很平静,实则内心已大喊了一声:“紫洛兰,我回来了!”
  推开那熟悉又苍老的门扉,“嘎吱”一声响,里面仅有的一个老人看了过来,不假思索地说:“这里不卖酒了。”他的声音夹杂着死死的哀愁。我歪着头笑了笑,说:“卖叔,连我都不卖给吗?”听我说了这句话,他连忙起身,吃力地走了过来,我也急忙过去搀扶他。“真……真的是你!”他激动的问,眼角都留下了泪水。我笑着点了点头。“这么多年了,终于肯回来了!”我有些愧疚,毕竟当初我离开时,没留下一句话。卖叔不等我说话,到柜台那儿取出了一瓶酒和一只小杯,招呼我做到桌旁,给我倒了一杯酒,说:“喝吧!”那清澈的酒水,和当初的一模一样;我举起酒杯,手有几分颤抖,一饮而尽,那熟悉的味道,让我情不自禁的落下了泪。我擦了擦泪水,看着旁边那个没人坐的位置,问:“凌浩大师呢,又去那个地方了?”卖叔无言,点了点头。说话间,门外又进来了一个满身是血人,他左手拿着一本书。右手执剑,做到了我旁边的那个位置。
  他就是凌浩大师!
  他看了看我,低下头去擦拭那把剑,笑了笑:“故友,你终于回来了!”我不知道和他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他拿过一瓶酒和一些伤药递给他,一边喝酒,一边上药。“凌浩啊!”卖叔说,“魔法这东西,太危险了,你还是不要去学了。”凌浩大师和了口酒,说:“我想变得更强。”我对他说:“你先在已经是最强的了!”
  凌浩大师是最强大的剑圣,没人是他的对手。不过那次天劫降临在他身上,害的他的剑术近乎退步了一半,本来也没什么事,剑术可以继续修炼,但自那次以后,他便苦心追寻魔法,同时也是那次,卖叔患了不治之症,勉强支撑到了现在。
  凌浩大师看着他的那把剑,顿了顿,对我说:“全世界都知道最强剑圣,但知道凌浩的人只有你和卖叔。”我没回答他,只是自顾自的喝酒。但不知何时,酒馆内又多出了一个正在哭哭啼啼的人。卖叔给他拿了一杯酒,和蔼地问:“怎么了?”他哭了一阵,说:“我本来马上就可以到达剑王的水平了,可是手却受伤了,实力肯定要退步好多……”卖叔微笑着对他说:“看开点,会过去的。”但他却怒气冲冲的骂道:“你这老头,什么都不懂,你知道那种痛苦吗!”,之后就挥袖而去。卖叔苦笑着摇了摇头。凌浩大师起身,坚定的说:“我决定最后试一次 !"说完拿起书和剑离开了。卖叔见他离开,对我说:“我也要陪他去。”说完,也离开了。
  后来呢?听说就在那天,凌浩大师死了。卖叔呢?也在那天病死了。
  剑圣的故事,所有人都知道。而凌浩和卖叔的小酒馆,已无人提起。






上一篇:求职

最新评论

文章推荐

小酒馆
小酒馆
看着那盛开紫罗兰,就像一群天真的孩子。我的嘴角微微上扬,表面很平静,实则内心已大
求职
求职
谌轩最近的生活很是窘迫。因为刚毕业不久,还没找到工作,他开始有点后悔当初发的誓—
第四封情书
第四封情书
第四封情书,你食言了,我没有等到你,等来了那场雪。我没有和你说再见,因为知道再见
第三封情书
第三封情书
第三封情书我在提醒自己,不要算计,收起得失算计的心,只因为你。
第二封情书
第二封情书
这是我为你写的第二封情书,你还记得那时候你在做什么吗
恩施剿匪记
恩施剿匪记
解放前期,蒋介石在西南面临崩溃的前期,一面组织正面抵抗,一面开设“游击干部”训练
思维陷阱
思维陷阱
婚姻家庭
婚恋节目的骂街式评判
婚恋节目的骂街式评判
婚姻家庭
【赤子散文】高塘塬上忆忠魂
【赤子散文】高塘塬上忆忠魂
高塘塬上忆忠魂 高明 渭南市洛惠渠管理局五月的高塘,群山巍
【曲艺】喜看洛惠展新颜(三句半)
【曲艺】喜看洛惠展新颜(三句半)
喜看洛惠展新颜(三句半) 高明 渭南市洛惠渠管理局锣鼓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