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暮雪# 发表于 2008-12-26 10:22:49

白狐不哭

http://www.shuxiangs.cn/attachments/2008/12/1237_200812261042061.jpg 白狐不哭

               ——幽兰

  独自坐在若大的房子里,轻抚一曲《阳关三叠》,我知道,我就要走了……

  当他离去的时候,所有的一切,如风卷残雪,漫天烟尘,一地伤心。从此,夜便分外漫长,屋子分外空旷,琴音分外凄凉。经过了几个孤清的夜晚,我终于想清楚了,是我该走的时候了,也许我离开,便能把所有记忆一同遗忘,便能重新开始,重新找回自己吧!

  “清和节当春,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霜夜与霜晨。遄行,遄行,长途越渡关津,惆怅役此身。历苦辛,历苦辛,历历苦辛宜自珍,宜自珍。”



  阳关一遍抚过,泪花便模糊了视钱,看不清琴弦,但是,有心便不会曲断音停。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依依顾恋不忍离,泪滴沾巾,无复相辅仁。感怀,感怀,思君十二时辰。参商各一垠,谁相因,谁相因,谁可相因。日驰神,日驰神。”



  第二遍阳关,情不能禁,泪开始滴落到琴弦上,扰乱音律。许多记忆重回心头,从此一别,天各一方,此杯酒谁能与我对饮?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芳草遍如茵。旨酒,旨酒,未饮心先已醇。载驰骃,载驰骃,何日言旋辚?能酌几多巡!

  千巡有尽,寸衷难泯,无尽的伤感。楚天湘水隔远滨,期早托鸿鳞。尺素巾,尺素巾,尺素频申如相亲,如相亲。噫!从今一别,两地相思入梦频,闻雁来宾……”

  阳关三叠,往事以如烟云散尽,止住泪水,我渐渐想明白了一切,他已不在,倾心一曲为谁弹?曲终人散——真是曲终人散啊!

  就要走了,虽不是西出阳关,却也是远隔重洋,不知谁能为我送别,更不知,这样走后,是否真的会忘记?

  琴音缠绵着,心一点一点被撕碎……突然想起少年时光来……

  人总是怀想过去不是一件好事情,我知道,我是想家了!

  梦里又来到了那座院落,是我久别的家。我想过,等我老了,一定回去,回到我的过去里,永远童真的活着。院落里有高大的苹果树,有宁静的荷花池,有简单的秋千,有石子铺的小径……那是我的归宿!

  我是千年前被放生的白狐,总要回到那个我等待、我修行、我孤独的地方,永远做回我自己!可是,我不能哭,不能再哭,只要最终能让我过上那样宁静的日子,只要留给我那样一座院落,只要我还记得……

  白狐抚着心爱的琴,习惯着一个人的幸福:大山深处、幽谷之中、茵梦湖畔、荷花池上……白狐想念那些美好的时光,可是白狐不要落泪。因为那时的时光是美好的,虽然只是一场梦一样的过往,但她身在其中过,她曾幸福过。她会微笑着看着自己一个人坐在秋千架上,轻轻地摇,慢慢地变老……
附件:

[ 本帖最后由 千山暮雪# 于 2008-12-26 10:53 编辑 ]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白狐不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