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物语 发表于 2007-10-28 08:30:17

[原创]  残荷

残荷

○中年物语

  传说中,荷是王母身边的一个最美貌的侍女玉姬,只因‘羡慕人间的双双对对,男耕女织的勤劳生活’便来到了人间,王母知道后,恼羞成怒,顺手拾起莲花宝座把玉姬打入湖中,还恶狠狠地骂道:“你要脱尘绝俗,我要把你打入淤泥,永世不得再登南天”。

http://www.30-60.com/bbs5/UploadFile/2007-10/20071081651551880.jpg

  清晨,萧瑟的湖岸衬托半明半寐的天空,随着风而摇摆的芦苇,好像是一群人在默默的不停的舞动着。残荷,从睡梦中醒来,在微动的湖岸悄悄地伸展一下腰,新一天的光景就这样再一次展开。深秋的小岛,深秋的湖,萧瑟的苇荡残枯的荷,阳光,就这样照耀着,无所谓有没有目光的追随,似乎只为保留一份不愿遗忘的思念和记忆罢。
  曾经在风与吟唱中那样的轻舞飞扬;曾经起伏于尘埃之间,随季节在所有的白天与黑夜,清晨与日落中飞旋,掠过了夏的火热与真情,用生命的叶脉触摸过天堂的羽翼;疯狂的碧绿在天与水之间沸腾,风笛奏响了生命的欢歌,渔歌和桨声诉说着遥远的回忆且一刻也没有停息,寒鸦和那些愉快的鱼儿在身前身后游动着,而如今却合塘败落。生与死,零乱的舞步永远理不出所有的迷与答案,赞美与呻吟越发显得那样的扑朔迷离,谁能诠释这静恬与荒芜的距离?
  鸭儿依旧在湖边游动着,对于它们来说,湖还是那个湖,月还是那明月,荷的残败却越发浅显了鱼的存在。从苇荡到荷边,从波浪中到静静的水面,穿越寂静的黑夜,掠过晨间的光明,仿佛远离,仿佛只为一种生的沉溺。四季,用它那特有的魅力装饰着眼前的一切,日子在苇荡到荷群中流淌,没有起点,没有终点,没有永恒……
  荷,依旧站立着,在瞬间与永恒里摇摆着时光之湖的波浪,深秋来了,季节把所有的荷都绣刻得无比苍凉,生命之舞似乎要在这一刻做以停息,几近枯竭的大朵残叶努力地向上伸展着,还能否听到花朵开落的声音吗?
  荷,这是你,这是你生命中最后的舞蹈,在广漠的湖畔,在混沌初开梦与现实之间,你用你特有的方式独舞。薄雾无视着阳光的沉默与黑夜的苦难,依旧默默地围绕着你,永远注视着你在风和雨中的雄姿,见证着你每一份光荣与忧伤。
  黄昏,我手抚着相机静静地坐在湖边望,眼前的景象如同一大堆一大堆抽象的词汇,把思绪延缓成很长很长的两端,一端是美丽,一端是苍茫。苇絮飘飞的空气扰动着深秋黄昏的浪漫,无声的荷岸像一首悲伤的小提琴曲,渐渐地推远了往事。夜,张开黑色的幕帘自身后包围过来,我似乎又听到了荷那生命的快感与忧伤……
  当一切已随风,我们唯一能做的,便是珍惜。生活,不仅仅是因为活着,日子依旧前行,那么,不如点起一盏灯火,尽管不知前行的方向,在跌荡起伏的日子里,像这片残荷一样做一次日子的囚徒又有何妨?
  生命犹在回望,是谁放弃了永生?谁想放弃永生?谁是谁的幸福,谁又是谁的旅途?谁能抓住一季的繁华,谁又能轻握自己的影子?

http://www.30-60.com/bbs5/UploadFile/2007-10/20071081653219103.jpg

三月天 发表于 2008-3-29 12:54:01

好美的文字,欣赏了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原创]  残荷